二犬十一咪 萬物一家親

何感欣
Dick,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,特此鳴謝

如果有一天,你發現自己變成一條魚、一頭牛、一隻青蛙,甚至一棵樹,正在享受日光,突然有人走近,你掙扎,你抗議,最後也因為人類無限的欲望,獻上了你的生命。

如果有這天的話……

一位新冒起的年輕藝術家,二犬十一咪,兩年前重畫豐子愷與弘一法師共同創作的《護生畫集》,延續兩位前輩護生的理念,以現代孩童的筆觸,帶大家走進動物的國度,經歷牠們的處境,代入牠們的感受,希望大家學會尊重一草一木,以至所有動物的生命。

「住在城市的朋友,你可能不相信,其他生命已經為了我們無限的欲望,賠上無盡痛苦。」二犬在她的《宇宙氹氹轉》繪本,一開始就如是說。

二犬說話輕飄飄,一副柔弱的樣子,可是說到維護動物權益,卻堅定有力。這天我們拜訪住在南丫島的二犬,聽她細說對小動物的愛。「我自小就與動物為伴,養兔仔、金毛鼠、龜、雀仔、金魚。」有一年,她還在讀小學時,用儲下來的利是錢買了第一頭小狗。小朋友與小動物,最易建立感情,此後,二犬的生活就離不開這些小可愛;高峰期,她收養了兩頭狗十一隻貓,這亦是「二犬十一咪」名字的由來。

至於與大自然的緣,她要多謝爸爸。「他是個沒有框框的人,會爬上樹頂看雀巢,摘野果,教我們認識不同果樹,荔枝、龍眼、楊桃……他說,這些都是天賜的禮物。」二犬感激父親,讓她成為「大自然的孩子」。

「那時爸爸在伊利沙伯醫院工作,他就經常帶我、妹妹和弟弟到附近的京士柏公園通山跑;又去北潭涌,穿着泳衣在山澗洗澡。」二犬在大自然撫育下成長,因此她很奇怪,為什麼現代人對大自然和各種生物都充滿戒心,一點不愛惜,所以,她一直希望為牠們發聲。

兩年前,她看了一部講述弘一法師的電影《一輪明月》,對法師深表敬佩,再拜讀他與豐子愷合作的《護生畫集》,越看越感動,產生很大共鳴,不期然湧起重畫的念頭。


動物說:我們也會痛啊

「看豐先生的作品,你會覺得那個年代的人很純情,為什麼不吃肉?只因為大家也是有情眾生。然而,現代人越來越認為自己是萬物之靈,掌管所有動物的生存權利,為了滿足口福,以各種不人道的方法傷害牠們,如果兩位大師得悉現時動物所受的痛苦,我相信他們會很傷心。」

動物說:我們也會痛啊

《護生畫集》距今畢竟有80年之隔,二犬覺得,必須反映當今實況,才可與時代接軌。「例如,如果我跟你說,你一定要愛,一定要慈悲,拿今天的價值觀來看,你會以為我傻,所以我要做的,是如何貼近時代,與現代人溝通,希望令大家有所反思。」其中一幅畫作,豐子愷的原題叫「被虜」,二犬切合時代,改了題目叫「迫食嘢」,內容說人類為了吃肥美鵝肝,不斷餵飼和逼迫那些鵝吃東西,結果牠們的死因是過飽,你的快樂,導致牠們的痛苦。

令二犬感到開心的是,《宇宙氹氹轉》繪本吸引了很多八、九十後的捧場客,更有人留言多謝她,說這本書很有意義,讓他們了解到生命的實情。「我出書已有13年,以前從沒有人多謝過我,我很感動,希望能做到生命影響生命。」

出走梅窩去

不過,當初決定重繪畫集,着實碰上不少障礙,她更想過擱置。原先計劃在去年推出,結果要延遲到今年4月才完成,「對,我必須要弄清一件事,才可繼續,否則寧可不出。」她說得堅定,究竟是什麼大件事?

「在護生畫集中,豐子愷說護生即是護心,佛教說眾生平等;平等的話,我們就不應以此為手段去護理自己的心。若說我們要修行,所以就要對待牠們好一些,好等利益我們的資糧,這樣以個人為出發點,就是佛陀說的平等?」

結果不也是護心嗎?有什麼分別?可對二犬來說,這個概念卻十分重要。「身為作者,我有責任釐清護心的真正意思,因為一旦方向走錯,對待動物的態度就大為不同。」

於是,她帶了兩頭狗、一個飯煲、幾張唱片、幾件衣服、一張被,一個人跑去昔日讀書時住的地方——梅窩,一個她認為充滿靈氣的地方,閉關5個月。

二犬是佛教徒,在這段期間,她以禪修打坐來沉澱思緒,最後終於想通。「豐子愷說的護心,其實是長養自己的慈悲心、同理心,達至眾生平等。你不是去保護,因為保護的姿態很高,是我去同情你,給你小小福利,我是強者;其實並不是去保護,是要還牠們一個生存權利——我們想生存,牠們也一樣,這才是平等。」

眼淚為你流

想通後,她重新出發,為了認真看待動物權益,她做了很多資料搜集,因而發現了很多人類對待動物的殘忍行為,一路看,眼淚一路流。那段時期,她甚至吃不下飯。「如果不是明白因果,我必墮入痛苦深淵,沒可能繼續下去,亦不能將難過轉化為正能量。我跟自己說,人本善良,因為無知,才做出殘忍的事來。」當情緒一來,她就去打坐,不斷聽佛曲,出外行禪,聽聽樹聲、風聲、鳥聲,讓心情平伏下來。

繪本裏每幅圖畫底下也有延伸閱讀,將動物現時遭受到的實況公開出來,目的是希望消除人的無知。「無知,往往做出很多傷害,我想還大家一個知情權,你不可以什麼也不知道,否則不可判斷什麼是該做或不該做。」

眼淚為你流

苦了小螞蟻

信手拈來,二犬舉了一個例子。去年秋天,南丫島發生了蛇入屋吃貓事件,追查原因,原來是因為很多居民為了除草防蚊,大量小型生物如牛蛙等也被毒死,於是賴以吃這些生物的蛇,便沒有足夠東西吃,那就只好吃其他生物,於是家貓便遭殃了。「現今人們益蟲害蟲不分,寧可有殺錯無放過,這全因為人的不知情,不知道會破壞大自然的平衡。大自然每種生物都是一環扣一環,要維持生態平衡,實在不可隨便破壞生物鏈。」她說來語重心長。

最慘的是,上一代如是,教出來的下一代亦必如是。二犬觀察到,孩子對大自然的抗拒,大多由父母而來。「城市人見到螞蟻,會第一時間踏死牠,這是從小培養的習慣,是家庭教育,令小朋友根深柢固,認定一切昆蟲都是洪水猛獸,所有生物都充滿細菌,都會傷害自己,結果,不敢接觸花花草草,去沙灘不敢玩沙,什麼都要拿消毒藥水洗手,這種與自然抗衡的行為,令人神傷。」


我與佛陀

二犬的佛緣,早在十多年前已開始,當時不斷有人叫她去聽法師開示,不過她很執着,認為佛法會影響她的創作。「我是創作人,需要很多可能性,如果什麼也看化,沒有了熱情,又豈能創作得好?」所以當她後來參加葛榮禪修同學會的禪修班時,也感到迷惘,幸好終於想通,「只要對世界有利益,讓社會朝着好方向走就可以了。」

因為看了《溫暖人間》,年前她帶婆婆皈依了衍陽法師,她自己亦曾在大覺福行中心當義工。「佛法智慧很厲害,所有大小事都驗證到,學佛後每一步也小心,先學不要做錯,往後就迎刃而解。」二犬幾年前皈依了明就仁波切。


滿街飲食男女

今日,飲食熱潮充斥整個世界,除了飲飲食食,人似乎沒有什麼寄託。二犬心痛表示,人在工作壓力大,生活不如意或不開心時,就會以購物和吃東西來平衡,美其名今餐吃好些,便大魚大肉,「做人不應厚此薄彼,你不開心就要吃了一個生命,真正幸福不是向外求,而是回到內心。」


你知道牠們是怎樣長大嗎?

1. 製作鵝肝的背後,是強迫性地餵化學食物給鵝吃,讓鵝無法走動,以取得更大片鵝肝。
2. 人類不斷以藥物及化學飼料餵食乳牛,乳牛被迫時刻處在懷孕狀態,以製作新鮮牛奶供給人類,小牛卻沒法喝媽媽的奶。
3. 有說粉紅色的牛最好味,人類便把小牛困在24吋木板箱,令牠們無法伸展四肢,小牛一生只可吃流質物,只得5個月壽命。
4. 把豬牛魚雞進行基因改造,以此來維持高產量及最大經濟利益,為牠們帶來大量疾病和痛苦。
5. 被基因改造的豬,成長特快,卻帶來許多病,包括胃潰瘍、肺炎、心臟病、肝腎病等。
(參考自《宇宙氹氹轉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