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(醫院小鏡)

傳燈法師

茵:

在你生命結束之前,你把畢生的儲蓄分成兩份:一份作為兒子的生活費,一份留作自己過身後的一切開支。你託付家人,在你走後要燒很多冥鏹和紙紮祭品給你。顯然,你相信人死後生命仍會繼續。

「你有信心會收到嗎?」我問。

你毫不猶豫地點頭,然後神秘兮兮地微笑着說:「有一次,我跟兒子在紙紮舖看到一副藍色框眼鏡,便買了燒給丈夫,即晚就夢見他戴着那副眼鏡,真好看!」

人的信仰大多建基於一次又一次經驗的實證,你說是沒有,你說是迷信,它卻真實地發生了。人追求信仰的目的,不外乎為了揭開生命的迷思,或對某種超然力量的崇敬,或為表達對亡者的心意,或為平撫內心的虧欠感,甚或是期盼從今生到來世的延續和超脫……

「會打齋嗎?」我又問。

「希望做一堂,雖然家人覺得燒衣紙比較有用。」

其實,佛教更着重以法開導,令心開意解。但若燒冥鏹能令你和家人心安,也可隨順心意。我覺得關懷工作必須循着病者和家屬的步伐前進,時機未到,勉強反會弄巧反拙。我很欣慰,你看見自己在四十幾年的歲月裏,做對什麼?做錯什麼?並及時修補,接納自己;對於未來也鋪排妥當。

你的最後一個願望:自己的骨灰要跟丈夫的放在一起。

「現在的龕位好貴,政府的要等很長時間!幸好社工向食環署了解過,我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了!」

一切心願已竟,願你信步向前,內心寧靜、安樂。

「給茵的信之三(完)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