堪布尼瑪與唐卡

堪布尼瑪與唐卡
陳耀紅
Dick,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,特此鳴謝

唐卡是什麼?在堪布尼瑪仁波切的眼中與不信佛教的人眼中,會有天淵之別。

堪布尼瑪現在是不丹國內一所有約將近800年歷史佛寺的住持。此寺名為塔巴林(Tharpaling Monastery),屬藏傳佛教的傳承。藏傳僧侶對唐卡應持十分珍重的態度。

表面而言,唐卡是專指藏式的卷軸畫,上繪與佛教有關的形象、內容。實質而言,它起源於今天的印度與尼泊爾、南亞一帶,傳入藏區後,在藏傳佛教中具重要作用,僧侶對之十分珍重。然而,為什麼僧侶需要那麼珍而重之?原因是:佛塔、唐卡、立體的佛像及繪有佛教內容的壁畫一樣,都是佛教徒供奉的對象,也可依藉觀修。

堪布尼瑪是一位通曉唐卡繪法的出家人。他出生於不丹,九歲出家,在不丹的宗薩寺、帕久定佛學院,以及南印度的南卓林寺寧瑪派佛學院修習佛法。他早年的學法過程中,曾惡疾纒身,全身長了膿瘡。十六歲,他開始追隨徹令敦珠學習繪畫。徹令敦珠是一位修行人。他來自西藏,出生於繪畫世家,家族世代承襲勉塘派的繪畫風格。

雖然唐卡並非一般的藝術品,但精於繪事的僧侶跟藝術家一樣,不乏有些好像是跟前生因緣有關的故事。據說,堪布尼瑪在十六、七歲開始跟徹令敦珠學畫之前,有將近十年,經常夢見自己一直在走路,一直像在上樓梯,在梯間不斷檢拾畫筆....今年2月份,他訪港數天。筆者有機會向他求証。他說,這種夢境由七、八歲開始,一直維持到正式學習唐卡時,才停止、減少。

不管這些夢境是否具有什麼含意,重要的是,看官必須明白:一般俗世藝術品與宗教唐卡不屬同類。舉例說,當代俗世藝術家在創作時,可以強調自我,天馬行空不拘一格。但繪畫佛教唐卡可不能這樣,無論畫者是俗家藝術家或僧人,品格上都必須具備經籍中所要求的素質。繪畫時須進行適當的儀軌。畫者在繪製期間的行為舉止須按所繪內容,有所規範,最少必須沐浴淨身。所繪的內容都嚴格依據典籍,小心翼翼,不能出錯。因為它乃供奉的對象,可對境修持,如果形像、內容不慎出錯,甚至不當地畫進了不潔之物等,後果可以十分嚴重。堪布尼瑪便說,身色、法器、比例,繪畫錯了,便不能當對境。

堪布尼瑪與唐卡

繪畫也是修行

他說,他在繪畫前要看儀軌,而且要持咒,因此,繪畫也是一種修行的方法。

唐卡與佛菩薩等的造像都不應被當作商品買賣。可惜,佛教藝術品商品化,卻是一種現實存在的情形。世界各地都有畫工精湛的唐卡,裝裱得美侖美奐地當成商品出售。甚至有人把之倒賣,謀取暴利。此外,還有濫竽充數的工匠,完全不依規矩地亂畫。從佛教的觀點,這是道德淪落,對佛法不敬。

由於世態混亂,善信若不清楚誰是自己手上持有的唐卡的繪製者,卻想要供奉或對境修行,那就一定要找正法修行、具備福智的修行人開光。開光一方面是要引導出畫中佛菩薩的福智力量,同時也是確認的過程。不過,由修行人按正法完成的唐卡則可以不一定需要開光,這類唐卡的畫背或畫內,已寫有祈請相應的佛菩薩等的咒語或頌文,有些還會加上法師的手印、指印或印章。

講到佛品交易,這可能令一些善信擔憂起來,因為有些人會拍賣唐卡或佛像來籌款。對此,堪布尼瑪說,布施是被允許的,因為其動機並非為了自己,布施是為更大的事業,佛經裡亦有。

應明白,唐卡的真正價值,在於其內在的力量。堪布尼瑪說,有些特別的唐卡很殊勝,可讓人有被保護的感覺。

這種特別的唐卡數量不會多。例如,每年雪頓節,西藏哲蚌寺、色拉寺…等都有漢人稱為曬大佛的儀式,那是由寺僧把寺內珍藏的巨型唐卡展開,供信眾参拜。藏傳佛教稱此類唐卡為「見解脫」,因為它有助前往参拜者生起解脫之心。此外,還有些具特殊力量的唐卡不能隨便打開。

堪布尼瑪說,在不丹宗薩寺有一幅從未打開過的唐卡,主要是因為它擁有的加持力太大之故;此外,還有一些未經灌頂者不能打開看的,這都是由護法保護著;也有一些有預言能力的唐卡。

但即使不是這類特殊的唐卡,堪布尼瑪說,用唐卡作觀修時的對境,有助在觀想菩薩時很容易,並幫我們的心能安定下來。

他又補充說,若供奉的唐卡上所繪的菩薩,是供者平常修行的菩薩,幫助會大一些。

然而,不信奉佛教的人若把唐卡當成一種純粹的藝術品,只要存放或懸掛在整潔的地方,好好保護,不要對之不敬,也可受到加持。由於這種繪畫有上千年的歷史,一些具有歷史價值的唐卡,也會被用來作學術研究對象以及收藏品。不過,堪布尼瑪則一再强調,佛教繪像不應轉賣,不能靠畫製唐卡找生活,但在這五濁惡世,成了謀生工具是這時代的關係。

法師的說話,不管是否佛教徒,都要切記!

即使是面對藝術品,眼中也不應只有$字啊,否則人就真成了金錢的傀儡了。


對唐卡的判別

怎樣判別一張好的唐卡?這可分為兩方面,其中,最主要是看畫面呈現出的感覺是否莊嚴,所繪的內容與形像是否合乎規矩;其次,是看繪製的功夫是否到家、精湛。

唐卡有豎幅的,也有橫幅的。製作方面,手法多樣,除了直接在棉布或絲絹上繪畫外,也有用刺綉、編織、縫貼,以及版畫印刷來表達的。

唐卡源起於佛像繪畫。傳說佛陀釋迦牟尼在世之時,印度古國摩揭陀的頻婆娑羅王請求為佛繪像,佛陀答應了,但須在他的畫像下面,畫上反映十二因緣的圖像以及畫上勸善經。然而,當畫家奉命製像時,在直接面對着佛陀時,總是因為心中喜悅,無法下筆。仁慈寬厚的佛陀於是把畫師帶到水邊,讓他對着水中倒影來完成繪畫。頻婆娑羅王把此幅作品送予遠在邊陲的札初國國王烏札衍那,烏札衍那王見畫後,生起信心,汗毛直豎,每晚都面對十二因緣進行觀修,並証得道諦。此畫就是著名的《曲倫瑪》,即《水中取出之影》之意。

對唐卡的判別

另一幅傳說中的佛陀在世時的釋迦佛像畫,是《沃色瑪》,即《從光影繪出之相》。話說一位因前往聞法途中被牛撞死的女子,投生到斯里蘭卡國,成為公主。長大後,此位公主透過印度商人向佛陀請像。佛陀答應後,身體放光,投影在畫布上讓畫師完成作品,並把訓誡寫成文字,連同畫像,一併送與該公主。

以上兩幅是釋迦牟尼佛時代最早的佛像。至於佛教藝術何時傳入藏區?那應是隨着藏人開始信仰佛法後傳入的。這些來自印度、尼泊爾佛畫的畫法,後來與藏畫風格結合,當中也受過漢地畫風畫法的影響,於是成為各式各樣、風格不同的唐卡模式、流派。堪布尼瑪的繪畫老師徹令敦珠所屬的「勉塘派」,是15世紀由勉拉頓珠嘉措所創。這位始創者出生於勉塘,勉塘派此一名稱應與此有關。勉塘位於今日山南洛札地區。

一般的說法是,藏式藝術風格原有六派:吉鄔、新舊勉塘、欽孜,及新舊噶爾。不同的流派有不同的強項。例如:勉塘的寂靜尊畫得較好,而忿怒尊則以欽孜較為優勝。此外,各派在構圖、衣物的繁簡、造像的骨肉等,亦有分別。如今,吉鄔、新舊勉塘,與欽孜已合而為一,故此,不論新舊,現只說勉塘與噶爾兩派了。

隨着藏傳佛教的傳播,唐卡已成為全球佛教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雖然它很講規範,但創作人為表達自己的心意,如堪布尼瑪仁波切說,會找最漂亮的畫法!

由此可見,唐卡的藝術表現上有許多變化,我們仍然可以從這些表現上,判別一幅作品的高下,也可以随喜一幅完美感人的作品的誕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