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組織 發心願 讓書本漂

黃夏柏
Fronter,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,特此鳴謝

小組織發心願
讓書本漂

一年一度的書展剛過去,書展是否炎夏的一帖清涼劑,見仁見智,它的喧鬧實非人人吃得消,但它總歸每年都提醒大家,閱讀天地寬,誠為滋養心靈的泉源。急速城市生活把人推向翻書為艱的境地,難得市內有心人藉漂書推動閱讀。兩個互無關連的組織,同樣懷抱熱心,沒有巨大財力支持,僅憑義工運作,以網絡低調宣傳,聚合同路人,開卷,分享,細味閱讀之樂。

閱行者 Book Walker

閱行者剛慶祝一周歲,原想透過網絡邀請志同道合的朋友來聚會,恰巧碰上父親節,結果變成沒有來賓的小小小派對,僅幾位成員聚首。慶祝活動靜靜度過,就讀於浸會大學英文系的創辦人周嘉豪(Aries)沒有失望,說大家輕鬆聊天,目光已遙望7月中至8月舉行的漂書活動。

去年3月首次舉行漂書活動,其後陸續辦過十多次,有過熱鬧的近百人出席,也試過寥寥數人。對人數,他們並不介懷,最緊要來者有心。「當然希望多些人來,就算只得幾個,也是人,他們的參與是有價值的,不計較數量,只求質量。」

2009年,Aries在德國旅遊,發現當地街頭放有漂書箱子,供大家取書、還書,分享閱讀。他早聽聞外國有漂書活動,此間親歷其境,心受觸動。回到香港,眼見大家低頭看的盡是智能手機屏幕,不無感慨:「地鐵內,很少人閱讀,這現象實在不太好,當時『漂書』這概念在香港並不流行,於是想做點推動工作。」

青葱草地上漂書

由點拉出線,憑的是想做的勁,沒有宏大藍圖,找來中學同學蘇偉柟(Aaron),加上其他同學,一行五人開始了「閱行者」。2011年1月獲香港當代文化中心轄下組織MaD資助,推出「閱行者」網頁,然而,手頭沒有充裕的營運經費,往後開展活動,只得他們五個人落手落腳做。

青葱草地上漂書

說「落手落腳」,是寫實的描繪,每次舉辦活動,他們要把數十冊書,用旅行篋拉到場地,供大家漂書,即場翻閱或取去細讀皆可以。Aries說:「家人支持我搞這活動,但星期日見我拉個篋外出,也不知我幹什麼,很搞笑。」沒有堂皇的排場,但同一件事總有不同的觀看角度,「閱行者」的漂書活動特點是充滿自然氣息,差不多全在戶外舉行,尤其是公園青葱的草地,他解釋,知道有人躺在公園草地而遭驅趕,不明為何市民不能使用公眾地方:「一來回應公共空間的議題,二來城市人常困室內,想為他們提供多點機會親近大自然,故選擇舒服的草地作漂書地點。」

漂書活動主要在周日舉行,規模小,運作不算吃力。Aries表示,較難是選擇交通適中而環境舒服的公共場所,餘下就是勞動工作,猶記得首次活動,他把蒐集的80多本書帶到現場,結束後,又要把沒被漂走的書送回家中。

最終會漂回原主

為推動書本漂流,他們鼓勵參加者登入「閱行者」網站,列印標貼,貼到書本上,再帶到現場與人分享。Aries說:「希望大家帶喜愛的書來,推薦給人,而不是把要棄置的書拿來,這兒不是捐書,我們期望書本最終會漂回原主。」只是,書本在陌生人的指掌間漂流,最終漂到何方,記者小心眼的存疑,但兩位年輕人倒抱着信念:「為何不正面一點,部分參加者確實把書拿回來。」Aaron指出,參加者不乏有心人,差不多每次活動都現身。

「閱行者」雖是小規模操作,卻曾越境行動。源於資助機構的邀請,他們去年曾赴廣州,在海心公園舉行的嘉年華上擺攤位。漂書攤位吸引不少人注意,反應正面,Aaron說:「在香港,路過的人大多好奇觀望片刻便走開,但廣州人很直接,會過來聊天,了解如何參與。」

除鼓勵參加者以書會友,每次漂書活動都設分享環節,較近期一次以「亂世閱讀」為題,於中文大學修讀中文的Aaron,介紹自「五四」至抗戰期間的中國文學,分享閱讀所得。

Aries和Aaron均於今年大學畢業,二人表示會繼續維持「閱行者」的活動,連繫愛書人,更期望驅使大家突破慣性思維。「香港人很多顧慮,或擔心受騙,或疑惑要付錢。我們想宣揚這活動是免費的,想大家明白,別人付出給你,你接受了,他日亦可以付出給他人。」Aries說。

閱行者:www.facebook.com/BookWalker

讀‧多一點 Read More

讀‧多一點

從事商業顧問工作的梁凱旋(Betty),在職場上忙忙碌碌,來到某個點,想為生活敞開另一片天。2009年,放下原先的全職,重新出發:「轉向兼職形式工作,把三分一時間用來做慈善工作。」

「香港分享」(Hong Kong Sharing)這意念於此時催生出來。她說,當時有感香港人不懂與人分享,於是和朋友構思這計劃,推動分享,為香港注入正能量。計劃包含四個範疇:愛‧多一點、識‧多一點、讚‧多一點,以及讀‧多一點。「讀‧多一點」是最先推行的項目,於去年8月18日啟動。

之所以想到以漂書來推廣閱讀,Betty說,一來感到香港的閱讀風氣較其他華人地區弱,其次,她看到外國的漂書網站「BookCrossing.com」竟能吸引世界各地人士熱烈參與,實在神奇,這成了一個觸發點,驅使她行動。

與咖啡店合作

Betty曾替品牌做市場推廣,可說是箇中能手,但現在要推廣的是自己的「理想牌」,憑一人之力,以投石問路的細心,一探一聽一試,想像不到是如此費時與費神。最初,她花長時間做研究,了解本地的文化環境,又曾安排年輕人參與社區中心的漂書活動,了解參與者感受,發現結合讀書報告的漂書方式壓力太大。最終落實與咖啡店合作,但商討把書本由倉庫分發到分店的物流程序,亦費了半年。最終,計劃啟動,她感謝合作夥伴、贊助商的支持,還有一位曾捐出一萬冊書的熱心人士。

早期,租倉、物流等費用均由她自付,猶幸碰到陳煒芝(Cammie),願意騰出肩膊分擔重擔。「我覺得這計劃很有意義,但一個人出錢出力運作,實在不是辦法,我便幫手找贊助商,如儲存倉、印刷,以及找義工等。」本身亦以義工形式參與的Cammie說。

目前,「讀‧多一點」以Pacific Coffee位於黃埔、又一城、沙田、鰂魚涌和赤柱的五間店作漂書點,店內其專屬書架上的書可以隨意取閱,亦可以帶走,讀畢後放回上述任何一家店便成,即使讓書在自家的閱讀圈子內漂流,亦無不可。啟動至今,估計漂了近8千本書,隨着書本給漂走,他們會不時補充和更新。

與咖啡店合作

Betty表示,除原有藏書,亦有其他人贈書,書本會經分類,再分配到各店。現時她、Cammie,加上兩位青年義工合力運作「讀‧多一點」,最困難的一環是篩選不合適的讀物,故此,一直沒有大量對外收書,畢竟要在有限時間內翻閱並篩選書本,是挺專門的工作。

推廣中國傳統文化

對於未來發展,Betty、Cammie對望一笑,表示無意一下子迅速膨脹,而是「做到多少是多少」,但心中是有一幅草圖,其一是把「讀‧多一點」推入屋苑會所,「設立漂書架,長遠希望由住客自行運作,他們居於那兒,較易凝聚,可以組織分享會,推動閱讀文化。」促進分享也是他們期望做的。只是,由咖啡店到會所,背後隱現一幅中產圖像,說到這兒,Betty強調:「我沒有設限,沒有邊界。」最初之所以和咖啡店合作,源於該店一直有推廣閱讀,容易配合,她說,即使地區茶餐廳,又或偏遠社區有這方面需要,若條件許可,她都樂意去做,「並非以中產為目標,更希望能推廣到周邊社區。」他們現正申請非牟利團體註冊,相信未來會做更多基層工作。

其次,他們會拓展書本類型。現時咖啡店書架上以英文書佔多數,將來和其他機構合作,會以中文書為主,Betty表示,更想推廣中國傳統文化,加入《弟子規》、《三字經》等讀本。傳統的另一端,是現代,他們的意念可真多,曾構思漂電子書的可能,但涉及一定技術問題,除瀏覽器外,更重要是很難把電子書進行篩選。

現時咖啡店的書架,是以自由方式運作,他們期望大家以愛惜書本的態度漂書,故沒有任何監管,據觀察,部分書確實漂流回來,更欣喜是有人發電郵給他們,表達對選書的意見。由籌備到運作,Betty深深體會到推動計劃,需要很多人的支持和配合,「希望大家能愉快地去參與這件事,我們不急於推展,寧願慢,走對路,若能影響到多一兩個人愛讀書,已經很好。」

讀‧多一點:www.facebook.com/ReadMoreHK

聯絡:readinghk@gmail.com


「漂書」之源

上世紀七十年代歐洲已出現漂書活動,意指把書本放在公共場所,讓讀者任意取來閱讀,閱畢後再以同樣方式讓書本在其他讀者間漂流。英文「bookcrossing」一字,源自網站BookCrossing.com,那是2001年4月成立的漂書網站,帶動世界各地讀者熱潮參與,兩年已累積逾十萬會員。2004年,《牛津簡明英語詞典》收入「bookcrossing」條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