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,都可能是最後一次 (醫院小鏡)

傳燈法師

559
茵:

每次去看你,我都當作是最後一次。

你因下肢水腫嚴重再度入院,你的腹部至腳趾脹鼓鼓的,我伸手去按,布滿黑斑的皮膚,繃緊得如木棒一樣。「腳背最痛。」你說。

看到你的情況,令我想起我的師父──衍陽法師。師父在臨走前約三個月,雙腳也腫得很厲害,在腿上扎針後拔罐,抽出來的全是水!

「醫生說我過不了今年。」你說。

「你自己覺得呢?」

「身體越來越差了。」你心裏有數的說着,但也禁不住黯然落淚。

當時,距離元旦不到兩個月。你心裏有很多疑問,死亡何時發生?死時會不會很辛苦?死後又是個怎麼樣的世界?將心比己,我內心難免不安!

「會不會害怕?」我問。

你坦言:「我最怕死後還感覺到痛!」

兩年以來,你一直在等這一天,你知道自己的病只會差,不會好,心肺功能衰竭所引起無法言喻的痛與苦,令你多活一天都感到厭惡;可如今死亡那麼逼近,你的內心又不由自主地恐懼起來。

「人走後便會擺脫身體的束縛,一切因肉體而起的痛也將停止,你的神識將能自由來去,到時即使有苦,也是由心而生的記憶。」我說,「不管(死亡)何時發生,你要好好把握自己!可以的話念阿彌陀佛。」

元旦前三天,你走了。接獲消息後,我在寒風的街頭上愣住了,心裏悲欣交集,為你終於解脫病苦而歡呼,但也為你的逝去而神傷。

我在回向名單中加上你的名字,祈願你有朝一日,見到輪迴的主使,從此可以自主生死。

(給茵的信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