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

項明生
項明生

 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由十二歲起就隨伯父外出經商,麥加當時也是一個商旅重鎮,伊斯蘭教重視營商,《古蘭經》還指示教徒如何做一個好的商人:「你們當用充足的斗,和公平的秤。」(6:152)

伊斯蘭的市集,稱為Suq,由多條相連的大街小巷構成,上方加木條及黏土圓頂,以遮陽和擋雨。摩洛哥古城菲斯市集,是世界最大的伊斯蘭古城(medina),保留了中世紀的風貌。

北非的香榭麗舍

「你去過巴黎嗎?菲斯也有一條『香榭麗舍大道』,就只有阿里知道」!他得意洋洋地指給我看。哦,這條冠絕菲斯的所謂「大道」,也只有兩條「驢道」而已!

北非的香榭麗舍

 摩洛哥古城菲斯,是一個中世紀的大片場。這個世界最大的伊斯蘭古城,千年以來,驢子就背着貨物在濕漉漉的石板街上一邊慢吞吞前行,一邊留下黃金萬兩。商販們叫賣的都不是工業化生產的東西,更沒有一家西方品牌連鎖店,都是傳承幾百年的手工老店。特別在齋戒吃飯之後(晚上八點半之後),燈火通明,人驢爭路,古色古香,矇矇矓矓,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穿梭在我旁,辛巴達正在大聲叫賣。

古城的九千條小巷保證迷路,錯綜複雜,沒有地標,蒼蠅一樣的「扯皮條」大人小孩更如影隨形。本來感覺縱橫小巷,得個亂字;老導遊阿里帶領下細細欣賞,卻是亂中有序。民居清靜,商店街吵鬧,各司其職。我們每人一部單反機,如劉姥姥入大觀園,見到什麼都拍。不時有青年人怒目相視,口出惡言,又靠阿里出面和睦一番。

沿途庶民生活百態,煞是好看。例如街頭一米五高之處,橫亙一木棍,阿里說那是為了防止驢子走進來大便的「古代紅燈」。牆邊的「驢子的士」泊驢位,屬於不同家庭,如同私家車位。小巷兩邊檔攤都是商販,人驢爭路,加上齋戒期,又餓又渴,市集不時有爭執發生,一天見到三場吵架!

主要大路口,多數有幾百年歷史的公共水管,用七彩馬賽克裝飾牆身。眾人排隊,將頭伸到水管下。咦,齋月不是禁飲嗎?原來,乾渴難忍的穆斯林,只是用水沖洗頭,減低乾涸感覺。年輕人更手持噴水壺,不時自噴頭頂,降溫濕潤。街上除了有氣無力睡在地上的年長者,就是全身濕漉漉的年輕男子。乞丐也多,因為齋月教徒必須行善。

鼻尖的菲斯

踏入摩洛哥菲斯古城迷宮,五味紛呈,刺鼻刻骨,打爛了天庭廚師的調味架子。撲鼻而來盡是大小茴香八角咖喱五香混雞屎、鹹魚羊肉薄荷還有邊走邊排的新鮮驢子屎尿。馡馡小巷深處是大馬士革玫瑰香滿馥的油藥店,最難忘卻是騷臭無比勁過香港腳的露天皮革大染缸。啊,那股腥臭正正是菲斯的城市名片!

鼻尖的菲斯

 菲斯盛產皮革,有五百年歷史,意大利、法國名牌包包皮鞋的皮革,不少來自菲斯。又輕又軟的羊皮牛皮,一定要經過石灰水漂白、浸泡軟化、染色等多個步驟。現在全世界都用機器完成這些步驟,除了菲斯,仍然堅持用鴿屎發酵,人工古方染色,顏色永恆不變,比化學方法更恒久軟熟。

阿里導遊又帶我們去「世界第一間大學」,據聞比牛津大學還早三百年。太扯了吧,其實是一間清真寺,教授古蘭經。那印度的那爛陀、中國的孔子私塾、白馬寺,豈不是宇宙第一? 非穆斯林不得入內,只能在門口照相。(完)

離開《一千零一夜》的奇幻國度,我們將跟着瑪尼的呢喃,飛上喜瑪拉雅山巔,留連天神人的交界處。


項明生

 作者簡介:

項明生:將文化元素融匯於深度遊記,筆耕於中港多份印刷及社交媒體。處女作遊記《足足五千年》,為「小母牛」籌得50萬善款,同名

電子書連續13天銷售榜冠軍。其他著作抱括《十天敢動假期》系列:《墨西哥、古巴》、《秘魯》、《巴西》等。

作者官網:www.AkioTou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