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ndfulness 正念與醫護同行

徐圓
道初,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,特此鳴謝。

對於全港醫護人員而言,2020充滿前所未有的衝擊挑戰,處身染疫的最前線,面對來勢兇猛的新冠肺炎,變幻莫測的發展,日以繼夜的應變,這股壓力實非筆墨所能形容。


也就在這一年,籌備經年的「正念醫護培訓課程」終於面世,及時為醫護專業人員提供最適時的關懷和指導。設計和執教此課程的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副總監王蓓恩博士(Venus),對醫護的壓力感同身受:「去年三月左右,醫護人員彷彿身陷戰場,他們不由自主聯想當年的奪命沙士,大家都在恐懼中執行任務。」

 

作為資深的正念(Mindfulness,又稱靜觀)培訓顧問、更在梅村道場修習多年的 Venus,極速推出教學短片,分享正念基本功,例如正念呼吸、正念步行等,讓醫護人員立刻可以學習照顧自己、安定下來。這不純粹是一條教學影片,而是發放關懷與支持的能量信息,讓醫護知道他們並不孤單。

王蓓恩博士簡介:
    香港大學心理學學士、行為健康碩士及哲學博士。現任香港大學社會科學(行為健康)碩士課程署理總監、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及行為健康教研中心高級講師。王博士曾在美國及香港接受正念導師培訓,跟隨一行禪師僧團修習,如今是香港梅村四眾僧團一份子,本身為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的她現擔任學院義務成員,提供專業支援。

 

正念是減壓的及時雨


這段影片吸引了醫護注意,從而積極報名培訓課程,有步驟地學習正念的概念、修習方法、主題練習等。從學員的學習後回應,反映了他們的壓力指標下降,知道怎樣覺察和回應緊張的感覺,與團隊合作也有改善。


「這課程回應醫護工作者面對最大的挑戰!」Venus 有感而發。「他們都是血肉之軀,或多或少都會因為特殊的工作環境,承受着職業倦怠的風險,卻又必須保持着專業身份,有時候面對自身的困難,難免有口難言。正念最能提供一個空間,讓他們可以面對自己的疲憊,呵護自己,以及可以與團隊互相傾訴、鼓勵。」


疫情下的重擔,除了龐大的工作量,還有不斷變化的突發情況,需要迅速協調和適應,壓力重重,足以令人崩潰。「正念令他們懂得停一停,安定下來,快而不急的處理事情。」


然而,持續不斷的應變,難免出現不完善的狀況,又衍生了另一種負面後果。「為了防禦失誤,難免要進行檢討和建立更多更精密的規條,無形中卻可能加添了團隊成員避免犯錯的壓力。心態慢慢由工作中實踐關懷,趨向變成長期處於戒備狀態,初心也在不知不覺中磨蝕。」那麼正念如何可以幫忙?「正念修習、正念回應問題,把不完善或失誤變成鞏固溝通、整理經驗的機會,專注做好件事,而非純粹地為着避免犯錯這個心態框着。」

 



 

 

一行禪師的啟蒙

Venus 與正念的緣分,來自一行禪師。禪師 2010 年在港大主辦正念日,Venus 發覺梅村僧團開心自在,就連吃一口飯也是其樂無窮,印象特別深刻。後來閱讀禪師著作,深被折服。禪師好比是一位優秀的社工!他畢生苦難深重,但卻散發祥和的磁力。就是這股吸引力,驅使Venus翌年獨個兒遠飛往美國科羅拉多州,如饑似渴的參加當年由禪師帶領、在美國舉行的梅村正念教學之旅。此後繼續參加了法國、越南、泰國與香港梅村的修習。如今是香港梅村四眾僧團一份子,積極推動正念生活。
 


醫護請關懷自己


Venus 的宏願,希望醫護界逐步可以鞏固關懷文化,首要關懷自己,而關懷可以無處不在。例如這些日子,大家不斷洗手,這個過程也可以是正念的訓練。洗手時,感受水流的速度、溫度、享受潔淨的過程,也是小小的療癒時刻。


「醫護的天職是服務病人,不斷在衝刺,往往忘記自己。我們會提醒他們在任何時候,那管只是間中抽出三至五秒的時間,只是留意和覺察自己的雙腳。這個小練習其實足以提升覺察力,是留意當下身心狀態很實用的方法!」爭分奪秒的工作,苦了雙腿,卻又往往疏忽了雙腿的感覺和需要。這點溫馨提示,觸動心坎!


除了關愛自己,互相關懷也很重要。Venus 特別提及美國有些醫院組織推動「慈悲關懷支持小組」,醫護人員在組內分享、聆聽、互相支持。個人有機會傾訴情緒心聲,也讓團隊緊密連結,增加力量。她希望將來香港醫護團隊可以效法,從而凝聚團隊力量。

    當年一行禪師在香港大學舉行正念工作坊。

    千人禪修活動,Venus 與梅村僧團示範禪修法門。

 

請抽出一點時間聆聽

在正念修習中,聆聽是非常重要的環節。對於醫護的工作文化而言,聆聽特別重要,卻也很容易被忽略!「醫護專業人士的恆常工作是醫治病人,必須很快向病人提供訊息和治療。例如知道病人胃部不適,就處方胃藥,這也是病人的期待。但他們心底的最大渴望,除了得到藥物的治療,往往也帶同了希望被理解的需要,以撫平因病情而牽動的不安和掙扎,可能病者和家人都未必懂得在診症的溝通過程中,把這些內心的需要以言語表達出來。醫護只要能夠以心聆聽多一會,專注於當下的互動和交流,病人就得到更多關顧。


Venus 在正念課程中,設計了一個聆聽環節。兩人一組,一人說話,另一人專注聆聽,練習先不要着急給意見。這個試驗讓醫護體驗聆聽的效果。「簡單的聆聽練習讓小組內同工有很深刻的體會,他們體會到被聆聽的感覺,原來是如此窩心舒服!最令我欣喜的,就是他們開始反思自己的工作習慣,以往許多時候,他們都是急不及待為病人作判斷、提意見,缺少了深度聆聽。」


Venus 也明白,前線工作爭分奪秒,讓每一個交流都深刻地實踐慈悲關懷可能是奢望,但那怕是一分鐘帶着覺知的互動,其實也可以傳遞關愛,可以紓緩病人心底的不安。

 

醫學生修習正念


除了開辦正念醫護培訓課程之外,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還為醫學院開辦了正念醫護課程 Medical Humanities(Mindful Practice Training),讓第一與第二年醫科生認識正念。為什麼醫學生需要認識正念?為的是要應對當下作為學生的壓力,也為未來畢業後作醫生做好準備,以應付醫療工作將面對的心理挑戰。


「正如之前說過,醫護工作很繁重辛苦,恆常面對的都是疾病與死亡,充滿不安。他們很需要喘息機會。但另一方面,在專業白袍之下,他們需要冷靜,要避免觸摸自己的感受和投放個人情感,以免影響專業判斷。久而久之,容易傾向把情感壓抑,越壓越深。」


正念修習可以發揮什麼作用呢?「在正念的指導下,當面對工作中任何不安與不穩定時,他們並非逃避或否認,而是承認它的存在,並且知道如何以清晰的理解與關愛的心態去應對。沒有壓縮或放大,如實觀照。從正念修習培養內心的定力。」


這個課程由已故的陳立昌教授積極推動。2012 年初推出時,學生反應兩極。既有同學覺得課程關顧同學身心健康,很受落;也有同學認為浪費時間,不明白為什麼要花時間練習呼吸?


課程推出以來,經過幾年時間不斷調整之後,同學反應慢慢變得比較正面。Venus 閱讀他們的作業,發現他們並非把理論搬字過紙交功課,而是有所消化、體會,並且打開心扉,分享自己的得着。「曾經有同學提及,家中出現爭拗時,自己會先注意呼吸,讓情緒定一定才回應。」


Venus 記得有位醫學生的醫生家長詢問陳教授:「你們最近開辦了什麼課程?我兒子上課後,家裏氣氛比較和諧,減少了吵鬧。」


也有畢業班同學反映說,當他們在畢業的一年,面對考試的逼迫、投身醫護的戰戰兢兢,不肯定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……重重疊疊的壓力,他終於明白當年為什麼要學習正念!「正念就在生活,很簡單,隨時都可以用得着,調教自己的情緒,增加定力。此刻他們用得着,幫自己處理情緒,將來他們當上醫生,就能夠幫助病人。」
 


恩師陳立昌留下的考驗


「沒有陳立昌教授,就沒有今天的 Venus。」十多年前陳教授在港大醫學院開創醫學倫理及人文學部,當中也設計了提倡正念的課程,並發展為港大醫學院的基礎課程。正念學習正式在港大播種、發芽、開花。Venus 跟隨恩師,邊做邊學。然而,陳教授卻因為抑鬱症復發,2015 年結束了生命。


當時的震驚、打擊、悲哀,非筆墨所能形容。「理智上知道要努力撐下去,內心卻很清楚有些時候感到很迷失無助,會躲起來大哭一場,感到沒有心力再向前。」眼前的 Venus,平靜地細訴當年的痛苦。


可幸修習正念多年,把 Venus 拯救過來。「知道所有感覺逃不了就要好好面對,首先必須承認,自己出現了許多以前都沒有經歷過的情緒需要處理。」


「情緒可以在很短時間以不同方式大爆發,這是超越邏輯所能理解。我必須要正視,不可以扭曲或者遮掩。除了承認,還要承載,容許自己有時間和空間去消化與處理。」


Venus 多年來學習、修習和教導正念,以上的理論並不陌生。但當境況現前,處理傷痛的過程可是一步一腳印,刻骨銘心。「當時,想起還有呼吸,就是出路。感到虛弱的時候,就正好是學習的機會。」點滴的鼓勵,慢慢把自己拉回正軌。


觀照呼吸,把情緒平靜下來,就是出路。「生命經驗要過就必須要過,不要逃避、誇大、扭曲或壓縮。很需要哭就哭吧!讓真實的情緒被坦誠地接納,才是療癒和成長的重點。」一點一滴的正念力量,匯聚為扭轉心念的龐大能量。大概一兩個月後,Venus 重新振作,挑起陳教授留下的使命,再度出發!


「這是一次大考試,也讓自己親身經歷,日常的正念修習如何在危難關頭發揮最大的支持,證明正念修習太有效了,是超乎語言能夠表達。」Venus 對正念的信心,從未如此堅定!

    2014 年陳立昌教授就職明德教授,Venus 親臨觀禮。

 


 

港大本科生以正念提升整全健康

相對於港大醫學生只有三小時課程接觸正念修習,港大全體本科學生皆可以修讀的有關靜修(Contemplative practices)以培養個人和社群安康為研習主題的核心課程(Common Core Course),提供比較全面的教導,包括二十四小時的課程,以及課堂內基礎練習、自修、小組討論和作業。學生不但可以認識以正念提升整全健康,在個人以至社會不同層面的應用,更從歷史淵源、科學驗證等,在課堂內跟來自不同學院的同學一起探討。


這個課程於 2019 年首辦,在剛完成的第一學期舉辦時,修讀同學接近一百二十人,來自不同學院和科系。負責這個課程的 Venus 面對百多份作業,是否叫苦連天?「恰恰相反,我很享受閱讀他們的報告和文章的過程,因為看到學生透過課堂探討課題,慢慢掌握了認識自己與生活狀況的方法,正念種子已經在他們心底發芽!」


每課開始時,皆有五至七分鐘靜坐。同學初時覺得很特別,因為其他課程都沒有這樣安排。後來發覺這是很棒的喘息機會,以後他們在開課前,都期待和珍惜這個心靈留白的片刻。


他們學會了什麼?粗略來說,包括身心平衡、人際關係、認識自己。未懂得正念時,會抗拒不如意的遭遇、關係、情緒等,但通過這個課程,知道接受的重要性。願意接受不同的經驗,就容易解決問題,而並非在抗拒中糾纏。


「有些同學在作業中說,他們想通了以前老是執着的問題。懂得釋懷!因為他們知道為何會有這種情緒的出現。」


「其實完成十二堂課只是一個開始,幫助大家整理人生軌跡,打開了一扇大門,以後他們無論面對任何狀況,都可以有更好的準備去面對和整理。」Venus 強調,掌握了正念的基礎,好比是隨身攜帶着一個實用的錦囊,以後漫漫人生所遭遇的風浪,只要記起曾經學習過的正念練習,就容易處理和應付!


推動正念十多年,Venus 不忘初心,希望更多人認識、明白正念,記得照顧自己,得到平安。在正念的陪伴下,身心平衡,能夠包容、接納身邊的人與事,享受美好的人際關係。
 

    Venus(右)主持港大醫學生的正念工作坊。